【Middle:總有一個人,不必提起也會憶起,總有一句詞,不必哼起也會念起,】 | Love tips | 女人幫小編

pablo (41)

曖昧

徘徊在似苦又甜之間
望不穿這曖昧的眼
愛或情借來填一晚
終須都歸還 無謂多貪
猶疑在似即若離之間
望不穿這曖昧的眼
似是濃卻仍然很淡
天早灰藍 想告別偏未晚

最近,他不時會打電話來找我。
說是閒談,但總是在我剛巧有空的時候。
星期天,他又會相約去逛商場看電影,或找家餐廳吃晚飯。
都是在我沒有節目的日子約我。

「為什麼總是這麼巧?」我笑問他。
「是呢,為什麼呢?」他也總是笑著回我。
沒有肯定答案,只有曖昧不明。
生日那天,他帶我去了一家不錯的餐廳慶祝。

一星期後,他送了一個漂亮的水晶球給我,說是補回生日禮物。
水晶球不便宜,我知道;他的意思,我卻不太清楚。
「開心嗎?」他只是如此問我。
「開心。」我只能如此回答。
據說,這是他對待朋友的方式。

他珍惜朋友,所以只要能夠令朋友開心,他就會花心思去做。
即使那天我生病了,他也願意放下工作,來陪我去看醫生。
即使那天我因為他而暗自不高興,他也會特地打電話來,想逗我笑。

「女生經常不開心,其他男生會不敢接近呀。」他笑著亂說。
「我幾時說過我不開心?」我卻不敢肯定,他是真的亂說。

可以是真,可以是假,甚至也可以是,真心的亂說包藏著假意的暗示。
如果是假意暗示,我反而知道怎麼配合。
但很多時候,這些暗示又會沒有了下文。

當你認真記下咀嚼細想探索,他的反應可以讓你氣個半死。
「你⋯⋯是想得太認真吧?」然後就是一副茫然表情。
「⋯⋯或者是這樣吧。」後來,我連怎麼笑著給反應,也熟練自如。
曾經也想過,是不是要停止這樣子與他交往。

不過當有一個人,會這麼關心自己,而且跟自己這麼合拍⋯⋯
而且最主要的問題,他一直待我是朋友。
哪有人會拒絕,朋友對自己好。
「如果你心有不安,也可以好好回報我這個老友。」他色瞇瞇的說。
「放心,我不會為你而賣身的。」說完,我直接給他一記肘擊。

只是,會有這樣對待朋友的朋友嗎?
我不敢問,其實也不用問。
會這樣對我的男生,過去就只有我爸或男朋友;
我的大哥反而像是個女生。

不過,偶爾,自己還是會忍不住想知道,他的真正答案⋯⋯
「你對朋友這麼好,以前你的女朋友會吃醋嗎?」
「⋯⋯她們都很大方的。」
依然回答得模稜兩可,但這一次我可以感覺到,他多少有些不自然。

之後的一個星期,他沒有再主動找我。
以前也曾經這樣子,例如我連續兩星期約他出來,又或是每晚都打電話給他⋯⋯
接著就會有一段時間,他不會再藉故來找我,甚至是,找不到他。
「對不起,之前幾天工作比較忙。」雖然過後,他還是會繼續來找我。
「我明白,工作要緊。」雖然之前,我是度過多少個惶惑不安的夜深。

當你想主動,他就會走遠;
當你想放棄,他又會接近。
不明白,不明白為什麼他會這樣,
不明白這當中的話語與行為,背後到底算是什麼意思。

是喜歡我嗎?可他從來沒有表明,哪怕我想得再多,卻始終不能問。
就連對他說喜歡,其實也沒有資格⋯⋯
「謝謝你。」
「⋯⋯為什麼?」
「沒什麼,只是想多謝,有你這樣的一個朋友。」
或許他這句話,是有更深層次的解釋。

或許他只是慶幸,有一個人會如此縱容他的自私而已。
或許如此,或許不然。
或許他是真的感謝,擁有我這麼一位朋友⋯⋯

「那麼,我也多謝你。」
「為什麼?」
「不告訴你。」
「⋯⋯你只是學我吧?」
「學你?哼,你以為你有寶嗎?」

大概在這種語焉不詳的話語當中,是永遠都不會知道真相如何。
即使想得再多,即使,是有多喜歡他⋯⋯
我可以去做的,就是學著他,說上一些模稜兩可的話,或裝出曖昧不明的反應。
雖然漸漸連自己也開始模糊,有多少真心與感情,在這當中被洗刷或埋葬⋯⋯

「不玩了,認真。」
「認什麼真呀?」
「放聖誕假的時候,要不要一起去旅行?」
「⋯⋯去哪裡?」
「你之前不是說過想去日本嗎?我也想去富士山下看雪,不如一起去吧?」
「⋯⋯孤男寡女去旅行?」
「孤男寡女為什麼不可以?」
他這樣問我,我笑著吐一下舌,不說話。
只願之後不會再曖昧不明,就好。

曖昧

|作詞|林 夕
|作曲|陳小霞
|原唱|王 菲

眉目裡似哭不似哭
還祈求什麼說不出
陪著你輕呼著煙圈
到唇邊 講不出滿足
你的溫柔怎可以捕捉
越來越近 卻從不接觸
茶沒有喝光早變酸
從來未熱戀已失戀
陪著你天天在兜圈
那纏繞 怎麼可算短
你的衣裳今天我在穿
未留住你 卻仍然溫暖

【書名:閉起雙眼你最掛念誰】

【作者簡介】 

Middle
香港寫作人,
喜歡寫,但不喜歡為寫而寫,
總是很忙,但享受忙裡偷閒。
  
林夕
畢業於香港大學文學院,主修翻譯。

(文章由春天出版提供)

我要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