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鬆開緊握的拳頭,才能抱擁快樂】 | Girl Power | 女人幫小編

pablo (53)

愈活在當下,愈不被控制欲綁架
每當事情看似在掌控之下,可能或許得到暫時的放鬆,但內心卻沒有得到真正的平靜,就不得不承認控制小偷的威力,因為小偷意圖奪走的是我們天生能處於當下的能力、接受現下的事實(也就是沒有頑固執著的專注),並使人以為只要夠努力控制周遭局面,就能找到平靜。

教我不讓這個小偷靠近的一次個人經驗,就是二○一五年的夏天,我參加西班牙北部的聖地牙哥之路。這條路線是一千年以來,世界各地的基督徒會特地來走的七百五十公里朝聖道路,終點站在西班牙加利西亞(Galicia)的聖地牙哥德孔波斯特拉大教堂,據傳使徒詹姆斯的骨頭就埋在這裡。雖然這曾經是只屬於基督徒的宗教體驗,但出於許多理由,這條大家口耳相傳的「朝聖之路」,如今也有許多不同宗教、年齡層和信仰的人來參與。

我參加朝聖之路的理由有好幾個,其中一個就是學習全神貫注地活在當下。我每天平均會走三十二公里,通常在日出或日出之前,就開始兩個鐘頭的步行,抵達第一個目的地後,才吃一頓簡單的早餐。每一天展開之際,我都不曉得那天會走多遠、會在哪停留、會遇見誰,或者身體因長途跋涉感到不舒服等感受。

朝聖之路剛開始時,我會試著規劃每一天,計畫要跟誰走,決定要在哪裡吃飯,吃什麼,會在哪個村莊過夜等。但沒有多久我就明白,朝聖之路給我最大的學習,學著計畫被打亂的應變。隨著一公里又一公里的走,一天又一天過去,我拚命想要控制的事情,顯然都無法真正能在我的掌控中。

有時我的身體可以一路走下去,但也有時可能某一小塊肌肉拉傷、腳出了問題、天氣炙熱,或者遇見另一名朝聖者(這個字指的是走上朝聖之路的人,西班牙語是「peregrine」),諸如此類的狀況都會決定我走路的步調。

常常我已經決定了要在某個村莊或青年旅館留宿,卻發現當天所有床位已滿。
我可能會開心地策劃,想連續好幾天都到咖啡廳喝上鮮榨可口的瓦倫西亞柳橙汁,吃到自製馬鈴薯煎蛋,卻在接連五天發現,我以為無所不在的美食根本白搜了。我沒多久就恍然大悟朝聖之路跟人生道路的雷同,我愈去接受朝聖之路的現實,而不是固執堅持完美的計畫,我發現的滿足與平靜就愈多。

然而我掌控其他人的欲望,才是這趟朝聖之旅最強烈的教訓。旅途展開的前幾天,我遇見兩名我很喜歡的德國朝聖者,跟他們一起走很開心,我們很快就變成朋友。頭幾晚我們都待在同一間青年旅館,通常是有多床位的一間房。然後有天早晨,我們正要離開時,其中一人說:「我想留久一點,慢慢吃個早餐。」另一個同伴卻已經準備啟程,快步行走,一溜煙就不見他的蹤影。我過去幾天太習慣跟他們一起走,一下子這兩人都不在身邊了,變得我得自己獨行。

我希望這次的朝聖經驗都能在我的期待之中,但隨著朝聖之旅繼續進行,有些合得來的人也不斷出現,但有些人只能共度短短的一個小時,即便彼此有著深刻的宗教心靈聯繫,卻不一定會再相見。小偷讓我希望控制我與合得來的人、我們能在一起的時間,並且避免失去我在乎的人,甚至在需要的時候想像對的人。

我的用意不是讓我難受的主因,我對掌控的執念才是。因為用意本身沒錯,我發現我想跟某些人交流的欲望不是問題,但其他人的欲望並不是我能控制的,更無法控制讓我們分道揚鑣的諸多因素。經過好幾天,在多走了幾公里後,我發現自己愈來愈能活在當下,對可能發生與出現的人事物保持開放心態。當小偷下次出現時,我會稍微注意到它,然後將它掃地出門。

思考一下你在人生中想繼續維持的事物。思考一下我們對職業生涯不放手的期望、必須達成的目標、在我們生命中的人,甚至某一天的活動。要知道擁有意圖本身沒問題,但當人生超出你的掌控時,還像那隻猴子誓死不鬆手,就會讓你不快樂。你愈是讓該譬喻在有意識的大腦裡沉澱,就愈能明白我們是怎麼巴著控制不放、怎麼拿人生的椰子往樹上敲,試著讓糖果掉出來。但自由並不在椰子殼裡,而是來自當下鬆開的拳頭,接受現在發生的事。

書封_是誰偷走我的快樂

【書名:是誰偷走我的快樂】

【作者簡介:約翰.伊佐(John Izzo)】
 
約翰.伊佐是一位世界知名講員、記者、企業高管教練及社會活動家。他也是一名暢銷作者,已出版的六部著作包括《死前一定要知道的五件事》、《喚醒企業的靈魂》和《勇敢站出來:扛下責任就是改變關鍵》。 伊佐也是會議與企業活動特邀演講的當紅炸子雞,他踏足世界各地,演講對象超過一百萬人,客戶名單彷彿企業版的世界名人錄,包括IBM、澳洲航空、微軟、惠普、研科、沃爾瑪和麥當勞。每年他會參加七十多場會議演講,經常舉辦個人領導力的活動。

(圖文由三采文化提供)

我要留言